首页 | 文华阁 | 联盟京邸 | 联盟论坛 | 大众游戏网 | 信长OL专题站



介绍新·战国联盟

在看这篇文章之前,必须先说说产生它的历史背景。当时一些“左翼联盟”的朋友来到我们新战国联盟,发现这里聚集着很多爱好日本战国文化的人,于是认为我们都是卖国贼,都忘记了日本带给我们的痛苦。但是这些朋友未免有些主观臆断,于是双方有了一些不愉快的争吵,马羽先生看到这种情况十分痛心,为了让对方了解我们,故作此文。以此来看,这篇文章也可以让所有不了解我们新战国联盟的朋友有所认识。 
  诸位好,我是前几天在这里发言的对马,我早已经说过,我是联盟的成员,而且是资格比较老的成员,在那里的名字叫马羽茶水斋。前几天的事情中,没有碰到贵地的几位斑竹,后来事态虽然平息了,却养成了常回来看看的爱好,今天到了贵地,看到这里还在讨论有关新战国联盟的事情,看完后对大家的看法基本觉得客观,但是也有点担忧。既然也有人想了解一下联盟,我愿意做这个介绍人。我前日的发言没有被当成汉奸或“哈日派”处理,有几位朋友还表示了一下理解,我很感动,所以今天不揣冒昧的再多说几句,希望大家有耐心看完。 
  首先介绍一下自己,24岁,北京人,98年毕业于北律学系(呵呵,最后的法律学系,再下有一届就改叫法学院了),在一家中外合作制的会计师事务所工作,我们都管那个狗地方叫“中美合作所”,真是名至实归,在被资本家压榨之余想上网轻松轻松,网龄不过一年多。 
  下面介绍一下联盟的简单情况(事先声明,介绍中涉及的某些名词可能会让对日本特别仇恨的人不快,请略微忍耐一下):这个新战国联盟是在去年下半年成型的,到现在不到一年。一开始的时候,是两三个风格类似的个人主页的简单连接(都是以研讨介绍日本古代史和古代文化为主题的主页),斑竹彼此都在网上认识的,开始就是互相做友情连接,后来想不如大家一起办一个共同的首页,把所有的个人主页都连到一起,这样有些声势,也能吸引国内的同好。于是就有了这个联盟。一开始的个人主页主要有赤军氏的“宛如梦幻”、真田氏(与真田天一那只狗没关系,前几天在这里的昭错是那里的斑竹)的“和风”等,后来有的站退出了,有的站又进入。现在一共有“大名”一级的主页13家,“豪族”一级的主页8家。 
  联盟的成员最开始都是经常在这几个网站出没的朋友,后来开始在联盟首页设“浪人长屋”,很多朋友在那里注册,现在前前后后算上注册后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幽灵浪人,大概一共不过200多人(算上各家的家臣在内)。右兄说的不错,这些成员基本上都是很年轻的。最长的赤军长胜也是发起人,不过28岁,我24岁,也算是老朽,基本都是20岁上下的学生。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赤军,为什么,因为从他身上可以看出这个联盟的一些性质。赤军长胜,全名是赤军新左卫门长胜,赤军者,就是指的“红军”,日本的党报不是叫《赤旗》吗,就是红旗。新左卫门者,是指的新左派,大家可能也都清楚在中国的含义,大概就是指的何新等一些人。长胜,自然是指革命永远胜利之类。所以说他是个左派,而且很革命,不允许别人说毛泽东坏话的那种。赤军原来是为游戏杂志写稿,边晓春搞国内的三国游戏时,他是策划,后来摊子黄了,他就在家无业,靠写魔幻小说挣稿费为生。学的是中文,为人有古文人风,能做古诗,为骈体文,通古博今,确实是令人心折的人物。中国史的造诣非常之高,他曾经给联盟众人出过一道人物题,四个中国古代人物,问其朝代来历,这四个人是“李泌、韩常、戏志才和耶律窝干”,呵呵,第一个是凑数的,太简单了,其他三个略有难度。我是在半个小时内回答出来的,不知道在座的诸位有没有兴趣试一下(呵呵,没有挑战的意思,大家做个游戏)。赤军善篆刻图章,曾自做章曰“黔首之民”,民者,取奴隶之意,意为“愿为百姓之奴仆”,大致同于鲁迅俯首甘为孺子牛之旨。 
今年春上,尝与赤军往祭袁崇焕墓(在北京58中校内),洒酒祭雄杰,高歌悲壮士,赤军于墓前做一古风,其势亦颇壮,为人侧目,皆以为狂,而不知乃真性情也。呵呵,当时同行者有一满族兄弟,他上香时,香竟为之断,皆曰袁大将军视女真为仇雠,英灵不灭也。 
  所以,诸位大约能够看出,这个赤军,是个典型的文化人,而且是个很古气的文化人,联盟里象他这样的沉迷于古代历史的人是很多的,读史可以明智嘛,赤军可以说是联盟的一个典型人物,我之所以费那么多笔墨介绍他,无非是想告诉诸位,联盟是个什么性质的社区。 
  再介绍一位,藤原九条宇长,他是个17岁的年轻人,在英国读高中,正在考英国的大学。他对日本历史很有研究和爱好,但是,你们知道他平时是什么样的人吗?他曾经在海德公园与诋毁中国的人做过激烈的和立场鲜明的对质、曾经在电话里亲口向我流露过在海外受到歧视的委屈,他怎么会不希望中国强大、在海外的华人也被人看的起。他也是联盟的一个典型人物,我举他的例子,是为了说明联盟中的学生们、年轻人们不是象你们想象的那样没有血性和骨气,没有头脑。联盟中有很多的海外留学人员,但象真田天一这样认贼作父、数典忘祖的一个都没有。 
  联盟成立来干过什么,首先,不揣冒昧,我本想将联盟的“总军师”竹中千兵卫的一篇宣扬联盟宗旨的文章贴出来以正视听,无奈联盟文献保管不力,其文已湮没(后由织田信赖搜集回来)。联盟成立以来,主要的工作是自身建设,是希望通过社区化的方式扩大规模,吸引国内有兴趣的朋友加入。另一方面则是历史、军学、文化的讨论和交流,除了大名的主页通过更新来丰富内容外,在八幡宫等讨论区也经常的随时的有各种世界中古范围的话题。比如六月间关于骑兵作用的讨论,与藏经阁论坛关于关羽评价问题的论战,上月关于魏延、岳飞等评价问题的论战等都很典型。日本历史方面,主要的焦点是日本战国时期,但也涉及上自邪马台国,下至幕末开国的内容,一般而言,为了避免有人借评价历史问题生事,我们特别规定日本史的讨论下限是1868年,也就是明治政府建立的当年,再往下的近代现代史,不是我们避讳讨论,而是惟恐有人借题散步反动卖国言论,影响联盟的声誉,因此特别禁止。同时,中国史的下限也只到清朝,近现代史一般不论及,尤其是当代政治,更加不予以谈论。因为联盟是文化性的社区,不是政治论坛。联盟中的很多人,可能也活跃在鼎盛、舰船知识、强国论坛等地方。他们在那里忧国忧民,而到了联盟,则只是为了历史文化上的爱好。 
  联盟在最近两月,开始与上海校园天空网合作,使用天空网的空间,因此影响扩大比较快,人也大量涌入,逐渐的,历史文化的讨论有些势微——你不可能保证所有的人加入都是对历史感兴趣,他们可能只是为了好玩。也就有了大量的灌水者的出现,他们在琵琶湖里以灌水为乐,虽然我也看着运气,但是没办法,只要他们的言行不越轨,也就只好由他们无聊去了。所以诸位觉得琵琶湖里尽水货,深有同感啊。 
  联盟设有新正组和奇兵队两个行政组织,负责公共设施的维护和管理,以及监察成员的言行,一有言行不当,立刻处理,言行不当既包括卖国媚日言行、也包括恶意人身攻击、污言秽语、恶意灌水、在聊天室里刷屏、讲不文明的语言等。所以联盟至今而言,人员相对比较少,还好管理,基本上是个非常干净和纯洁的社区,许多社区常有的侮辱人、刷屏灌水、胡说八道的不良作风,联盟目前还能抵制。 
  不可否认,联盟以研究日本历史为主题,而且组织上仿效战国时期的大名割据体制,设朝廷(不设天皇)、大名、家臣等,无非是为了有一些mud的内容,能让大家有兴趣而已。如同许多游戏、动漫网站一样。绝对没有任何的政治目的。联盟本质上排斥政治,而且说句实话,政治话题基本不能引起成员的兴趣。诸位可能会认为我们麻木,但是我已经说过,有历史纪念馆也会有酒吧,不能因为酒吧不讲政治而否定酒吧存在的合理性,联盟的成员可能在别的政治论坛也是活跃分子(而且据我所知,也有很激进的民族主义者),但他们到了联盟,就只是为了聊历史聊文化。 
  联盟如何能够保持研究日本历史文化与警惕日本军国主义和文化侵略之间的距离,这是我们一直在想的问题,应该说,没有制度上的太好办法,我们所能做的是依靠管理层的清醒和监察组织的力量,如果联盟被人用于毒害青少年、而且无法控制,请相信我们有自己毁掉联盟、壮士断腕的勇气。 
  联盟从来没有与政治论坛发生过接触,实话说,与贵地的接触是第一次。前几天,因为真田天一混淆视听,引发了贵地对联盟的误会,有朋友在联盟贴贴,后来联盟里也有人到贵地来应战。他们,绝对不是要反对贵地对日本的敌国看法,实际上大家的立场是一样的,他们的一些话,只是对贵地一些朋友对我们的误解的本能回击,我说过,两边的年轻人多,难免话对上了。他们的回击,也无非是回应以下几点: 
  1、说联盟的人是倭狗和汉奸,这种不分青红皂白,看见一两个日式名字就大怒的感情是可以理解的,但联盟的成员见到,自然会觉得被误会和生气 
  2、说联盟不研究中国史和文化,不学无术,却去研究鬼子的东西。这个我也说过,联盟成员以爱好历史、了解历史为荣,各位指责他们对中国史无知,自然会有人不服。 
  所以联盟并非有意与贵地为敌,也绝非一定要与贵地坚持不同立场,真田天一的话一露骨,联盟凡在这里的成员立刻都声明立场,斥之毫不留情,这些记录都在,大家可以看看。 
  我上面说了这么多,无非是要说明: 
  1、联盟虽然有一定的规模和制度,看上去有些势力,但这种力量绝对不是政治性的结社,不是为日本翻案(大家可以看看一些主页的篇首语,对这点说的很清楚),绝对没有任何后台势力,与一切日本、台湾或敌对势力及其走狗毫无关联(联盟的各主页连友情连接中都不许有色情和政治站点),完全是一个非政治性、非商业化的文化社区。你们可以批评我们不谈政治,但是不谈政治不说明我们脑子里没有政治立场,更不应该成为你们攻击的理由。 
  2、联盟的非政治性决定了他无意与政治性的论坛进行论战和冲突,绝对不象贵地所说的什么“到此嚣张”,25日的事件已经结束,联盟今后不会再主动与贵地发生接触。 
  3、联盟成员的文章中对日本古代历史上的一些人物可能有赞美,但:第一,这些确实是日本历史上的英雄豪杰,第二,除了丰臣秀吉一人外,与中国没有过为敌的历史,而说到丰臣侵朝,我们骂的不比你们轻,第三,赞美和歌颂是纯从历史的角度上进行的,表达的是对忠臣猛将的一种好感,与歌颂日本的武士道精神和军国主义是两个概念。如果研究日本历史文化被诸位视为有罪的话,我们无话可说,如果诸位认为只要是对日本历史人物有歌颂,都一律不可以容忍的话,那么我们只能表示遗憾。大盐平八郎——身为有名望的学者,却感于饥民之苦,奋而走出书斋,举义牺牲,高杉晋作——倒幕狂飙,为了民族的独立和振兴而奔走的英雄,对中国保有友好和善良感情的大丈夫,如果这样的人我们的歌颂也会有罪的话,我们没有话说了。当然我也承认,这样纯正面意义上的毕竟是少数。如大村益次郎,他是日本近代西式军队的创建者,在倒幕维新的战争中发挥了非常关键的历史作用。但众所周知,这支军队在几十年后成为了日本军国主义的工具和屠刀,这样的人物,对于日本民族来说,毫无疑问是值得纪念和歌颂的,但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上,他虽说本人不是军国主义者,生前没有作恶(他在维新胜利后不久被旧势力刺杀),但他的历史作用又只能一分为二。对于这样的人如果也必须彻底否定的话,我们也没有办法。因为我们总是想,从这些日本的开国先驱身上,我们未始不能找到中国再兴所值得借鉴的东西。 
  话已至此,我知道贵地正在谋求民族主义或爱国主义论坛的整合与组织化。我希望,在这种势力形成后,诸位能够看清谁才是敌人。是研究历史不问政治的社区吗?是讨论讨论日剧、偶像明星的学生娃的论坛吗?如果诸位认为这些就是你们要首先打倒的敌人的话,我想那与文革时剪裙子烧24史的愚行何异。我相信,以诸位之明,断不至此。那么,我希望,联盟与贵地的纠纷至此了解,我代表联盟中曾经出言不逊的列位向各位道歉和表示反省。我不希望再看到贵地与联盟之间的硝烟,更不希望贵地对联盟的设施进行破坏和进一步的攻击,至于诸位,如果愿意来讨论中世纪的历史、军事和文化,欢迎来联盟作客,你们可以继续用自己的名字,即使Fuck日本鬼子也没关系,因为我们都是正正经经清清白白的中国人,日本历史的爱好者,联盟有很多,日本狗一个没有。 
  最后,关于真田天一问题,我已向诸位承诺,一定不让他再在联盟欺骗,而他与后藤武村的个人交往,我已郑重向后藤说明,希望他立刻断绝与这个家伙的来往。后藤是一个很有立场的人,真田天一显然是掩藏自己的媚日情结骗了他,现在既已暴露,后藤当然会与之彻底决裂。 
  我本人会再在贵地徘徊几天,想听听诸位的看法,希望能够为澄清联盟、为消除彼此的误解,尽到自己的责任。我的这次发言,没有与联盟的人说过,完全是我个人的行为。作为联盟的一员,能够把这么多的历史高手汇聚起来,能够在金钱俗世聚集这么多的没有功利之心,为了毫无经济利益的古代历史文化花费心血时间的年轻人,我觉得是很可贵的,很不容易的,所以我想尽我的力量来保护它,不希望看到它被世俗的偏见所摧毁。念念此心惟天可表。

马羽信乡    
返回京邸  已读:21218次

非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6037601号
新战国联盟4.0正式版http://www.newtenka.cn
Copyright(C)新·战国联盟1999-2008
本联盟各网站以及联盟BBS中的图片及文字均属其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